10bet体育

10bet体育» 新闻网» 媒体北理» 媒体10bet体育

成果转化盼“跳出指标和教条”


原文标题:成果转化盼“跳出指标和教条”

原文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0/3/353751.shtm

  近日,一系列科技成果转化的利好政策出台——

  2月3日,教育部、国家知识产权局、科技部印发《关于提升高等学校专利质量 促进转化运用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专利若干意见》);2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通过《赋予科研人员职务科技成果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试点实施方案》;2月18日,教育部、科技部印发《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SCI论文评价若干意见》)。

  “这些政策既是释放信息也是给出导向,希望科技工作者能够跳出指标和教条,落实自己的基础性服务功能。”日前,北京大学长聘副教授王昊告诉《中国科学报》,“科技的最终目的是服务人类生存及理想,此次抗击疫情就充分显现了科技力量的基础支撑地位。”

  发掘防疫及疫后有应用前景的成果

  3月2日,王昊团队参与了一场线上成果发布会,介绍了团队针对病毒防疫的超大风量空气消毒一体机项目。

  “我们的项目是烟气净化与热质回收系统其中一个子系统经过改造后的变体。”王昊介绍道,“此前,我们已经帮助喀纳斯湖景区所在地短时间内完成大型锅炉减排改造,并应用于廊坊地区热力消白、余热回收及节水项目,附带实现硫及PM2.5近零排放。”

  这是由中关村天合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推出的“战疫”专场发布会,一共在线发布17个项目,旨在加快推动科技成果在抗击疫情方面的作用。

  “此次发布会虽然在疫情期间召开,但发布的产品和成果凝聚着科研人员多年的心血。”中关村天合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主任朱希铎告诉《中国科学报》,“这些产品涵盖了防护、消毒、循环利用、健康保健等领域,对‘抗疫总体战’来说很对路子,在防疫过程中甚至防疫后都有良好的应用前景。”

  王昊透露,团队研发的烟气净化与热质回收系统已成功投入应用,进入商业化推广阶段。针对病毒防疫的超大风量空气消毒一体机是在疫情期间研发的,目前正在做检测认证。

  科技成果转化之路很长。朱希铎表示,这些年来,中关村天合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一方面挖掘有转化价值的科技成果,另一方面提供成果需求与供给方的联络服务,并搭建可用于科技成果转化服务的信息平台,而不是简单建设一个数据库。

  “借助这样的平台,我们顺利完成了一次线上发布会。”朱希铎说,“尽管疫情来得很突然,但政府部门、科研单位、相关企业都正面迎战,尤其是一些科技企业,面对疫情及时出击,研发、生产抗疫产品,并为疫后复工作准备,变压力为动力,变危机为机遇。”

  高校成果转化部门“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政策的出台对于高校成果转化部门来说也是重大利好。10bet体育大学技术转移中心副主任陈柏强告诉《中国科学报》:“《专利若干意见》和《SCI论文评价若干意见》这两个文件明确提高成果转化在‘双一流’和学科评估中的权重,可谓是指挥棒的调整。”

  “这三个文件的推出均经过大量的调研、座谈和反复修改等过程。”陈柏强去年曾随同教育部科技司参加了相关的调研工作,切实感受到政策制定部门是以问题为导向,经过深思熟虑和科学研究后提出的相关指导意见。

  “可以预见,今年重点高校科技成果转化部门的工作压力应该会明显增大。”陈柏强说,“一是事关‘双一流’和学科评估,二是成果转化前期基础较为薄弱,比如缺乏专业化人才、服务能力等,仍有大量工作要做。”

  他进一步提出,政策文件提出很多好的做法,可能不会一蹴而就,例如专利申请前的评估制度,即使是重点大学也需要一个过程来解决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问题,但总体发展方向是明确的,相信会为高校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开辟一个新局面。

  其中,《专利若干意见》针对高校专利存在的“重数量轻质量”“重申请轻实施”等突出问题,强调专利工作要回归初心,通过优化专利资助奖励政策和考核评价机制,强化专业化机构和人才队伍建设,切实提升高校专利等科技成果质量,进一步促进高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

  2月29日,10bet体育大学技术转移中心联合北京市高新技术成果转化服务中心、北京高校技术转移联盟和海淀区知识产权局,组织了以高校贯彻落实《专利若干意见》为主题的研讨会。

  北京市科委副主任刘晖在研讨会上表示,科技成果转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既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完善政策环境,还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多运用市场机制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不断提升科技成果转化的整体效率。

  评价体系背后的思考

  “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减少了科研人员的一些顾虑,从事成果转化的动力会更大一些。”王昊说,“尽管如此,成果转化的困境并没有被彻底打破。”

  他就此进行了分析:“科研人员方面,长期以来没有形成良好的实践传统,距离实战还有一定距离。此外,更有善于“操作”的炒作者,他们可能占领相关领域的关键位置,恶化科研风气,更为后续的人才通道、产业大方向等埋下隐患。”

  对此,《SCI论文评价若干意见》提出,对于基础研究,不把SCI论文相关指标作为直接判断依据;对于应用研究和技术创新,评价重点是对解决生产实践中关键技术问题的实际贡献,以及新技术、新产品、新工艺实现产业化应用的实际效果。

  文件不仅明确了“不以论文作为单一评价依据”,也折射出保持科技工作者“初心”的重要性。王昊认为,应该建立全透明的人才评价体系,比如,奖项申报时,需要向行业、产业公开申请人的申报材料。

  他进一步解释道,一是除了少数评委,还要有广泛的行业人士监督,遏制炒作、造假,让优秀的人才在业内形成口碑;二是申报的材料都是经过精耕细作,向行业公布是非常好的技术科普、推广方式,这本来也是科技工作者应尽的义务。

  尽管评价体系透明化需要一定的操作成本,甚至引发争议,但经历一段时间形成后,会给产学研生态带来变化。“全透明、靠口碑、自推广,只有这样科技工作者才能踏实下来,回归初心。”王昊说。

  政策起指导作用,落地还需看执行。朱希铎也表示:“成果转化是一个艰难和复杂的过程,有些成果尽管很好,但在后面的转化落地过程中,还需要很多的支持。比如,需求和供给方的对接不是开几次会就可以完成,需要专业队伍进行方案探讨,设计市场路径。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